资讯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来源:红餐网 作者:陆沉

“禁食野生动物”最近备受关注,国家、省市的各项法规、意见稿的发布,也时刻戳着大家的心窝子。

日前,水生动物禁食白名单公布,牛蛙、甲鱼、乌龟安全了。但是,这边欢喜那边忧,陆生动物禁食白名单何时才能出来?蛇、竹鼠、鳄鱼、梅花鹿产业从业者还在苦苦等待。而这次风波也足够让餐饮人得到教训,产业规范化、生态化发展被餐企提上日程。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近日,一系列禁食野生动物通知、意见稿的发布,让牛蛙、甲鱼、蛇、梅花鹿、鳄鱼、竹鼠等相关产业从业者陷入焦虑,也引起了大众关于这些养殖类动物该不该被禁的大讨论。

3月4日晚,国家农业农村部下发了《关于贯彻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革除滥食野生动物决定的通知》,明确将中华鳖(甲鱼)、乌龟等166种水生动植物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牛蛙等215种水生动物被列入《农业农村部公告的水产新品种》。

这意味着牛蛙、甲鱼、乌龟等水产养殖动物危机正式解除。

消息一出,产业从业者们沸腾了。“真是太开心了!这一个多月,我一直不敢发牛蛙品牌,就怕敏感,总算,听到了好消息,好事多磨!”其中喜悦不亚于劫后余生。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蛙来哒创始人罗清也第一时间向红餐网分享了这个好消息。此前她通过红餐网袒露了牛蛙禁售风波下,如何联合产业链同行共同奋斗、求生的经历,引发了同行的一致赞赏。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牛蛙、甲鱼等水生产品的争议尘埃落定,但通知之外,却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因为还有同样备受争议的陆生可食动物名单尚未明确,蛇类、竹鼠、鳄鱼等商家和养殖户还在“前途未卜”中煎熬,他们都急切盼望,自己经营的养殖品类能早日列入《中国畜禽遗传资源目录》,解除“禁食”争议,让餐厅尽早复工,活过来。

01

特色餐厅头上悬着大刀,

谁能睡得好? 

相比已经走向大众化的牛蛙、甲鱼,蛇、鳄鱼等动物在人们的认知中更接近“野”这个字,这也让相关经营者的处境无比尴尬。

据了解,目前各地有关蛇、鳄鱼、鸸鹋的餐厅都处于停业状态。广州的榕记、鳄大大鳄鱼音乐餐厅、主打烤鳄鱼的烧烤品牌“诸锣记烤串”等皆大门紧闭,大众点评上也不再显示他们的品牌信息。

知名蛇宴品牌榕记在广东、广西、湖南有40多家店,面积基本在1000㎡以上,共有员工2000多名。这一个多月来,王国辉一直处在焦虑不安中,别人的店都在有序复工中,而他却不知道蛇类餐厅什么时候才能“解禁”。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的发布,和2月25日《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起草给了养蛇户、蛇商家双连击。

特别是深圳《意见稿》明确将蛇列入了禁食“黑名单”,这个意见稿一旦通过,对他们而言就是灭顶之灾。

他为经营蛇、养蛇的人感到委屈不忿,“当年我开店,是合法注册被相关部门批准的。养殖户养蛇也是向有关部门报备通过的。现在说禁就禁,我的店就该全部倒闭?那些养殖户的蛇就该全部活埋?

榕记三代传承做蛇宴,广东吃蛇更是有上千年的历史,早已成为一种养生文化。两广、湖南、贵州、四川等南方地区吃蛇司空见惯,湘菜里的口味蛇、姜辣蛇亦是全国闻名,长沙就有不少以口味蛇为特色的餐馆。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长沙一家口味蛇餐馆老板也表示,以前饲养的蛇可以吃,现在连饲养的都不行,即使持有相关的经营许可证,但是政策不允许的话,就要调整经营重点,不再主打口味蛇。

“我们养殖+销售目前已经损失了1.8个亿。”广州鳄大大鳄鱼音乐餐厅联合创始人杨海啸告诉记者,他们分布在广州、深圳、珠海、茂名、江西、长春、重庆的7家鳄鱼主题店目前全部关闭,等政府通知。

鳄大大音乐餐厅创立于2007年,已经有13年的时间,在广州等地更是小有名气。而他们的供应链上游是位于广东茂名的全球最大的鳄鱼养殖基地,鳄鱼种达到30万尾,每年的孵化量达18万尾。这个养殖场建于2003年,养殖标准、程序都已经成熟。

停业的损失现在还在上升,如果鳄鱼最后不让养了,公司的损失可能达到150亿!”说完,他发来两个大哭的表情,心痛和焦虑溢于言表。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 鳄鱼养殖场

可以预见,如果政策的大刀落下来,这些餐饮企业不是破产就是面临艰难的转型,但他们都是经过政府审批、有合法经营证书的餐厅,现在说禁就禁,员工何去何从?损失又该由谁来承担?

02

几百万养殖户等待被裁决,

驯养和野生的边界在哪?

禁食的影响也随着产业链波及到上游养殖,这些产业链上等待被裁决的,还有几百万登记在册的合法养殖户。

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在我国由来已久,而且已经形成比较大的规模。

据中国工程院2017年发布的一项名为“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的报告,截至2016年底,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从业者就有1400多万人,其中食用动物产业从业人数达600多万。

而近几年来,蛇、梅花鹿、竹鼠等动物养殖更是被各个地区列为重点扶贫项目,大力扶持。 吴坤明是广西梧州的养蛇人。2015年他母亲病重、家庭贫困,在央视农业经济频道的《致富经》看到一期养蛇脱贫致富的节目,萌生了养蛇念头。

5年来,通过养蛇技能学习,他走上了养蛇脱贫的正轨,并拿到了由广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的职业技能培训证书。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 吴坤明的蛇养殖场在建时的航拍图

这些年他靠民间借贷几十万建蛇养殖场,今年还指望着手里的4000多条蛇还贷和维持家庭生活支出,但疫情的爆发和“野生动物禁售、禁食令”的下达,却给他全家赖以生存的这门生意,打上了问号。

2月11日,广西灵山县蛇类养殖繁殖协会就下发了一份文件,明确要求疫情期间,任何养蛇人不得收购、运输、销售蛇类产品,并禁止在网络上发表收购、运输蛇类产品广告。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这则文件让吴坤明在内的养蛇人急疯了,养殖群里消息一条接一条,大家都很愤怒和悲观。“这是国家部门下发的通知,很多人觉得养蛇大概要完了。”

据报道,灵山县被称为“中国养蛇之乡”,仅2019年靠养蛇就造就了10亿元产业。在广西,养蛇被作为扶贫项目获得重点扶持,灵山、崇左、梧州、百色、钦州等市皆有大量蛇养殖户。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广西登记在册的合法养蛇业主达15万名之多,目前活蛇的保有量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如此庞大的一个产业链,如果真被“切”了,这些蛇该怎么处理?以蛇为生的十几万个脱贫家庭又该怎么办?

广西南宁大满村宜民中华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农振飞同样茫然。2019年他在政府支持下新建了30多亩养殖基地,养了两万多只竹鼠,投入了几千万。“一半的投入是我们自己的,一半的投入来自银行贷款。”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竹鼠也是南方地区的脱贫项目,广泛分布于两湖、两广、云贵、川渝、赣闽等地区,养殖者多为偏远地区的农民。这两年,竹鼠成为网红动物,竹鼠菜肴也陆续出现在不少餐厅中,餐饮目前是国内竹鼠养殖的主要出路。

一位养殖户在刚获知禁食决定时,情绪比较激动,“当初鼓励回乡创业、脱贫致富,现在刚有点起色又来个一刀切,又得返贫,甚至更贫!

远在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的梅花鹿养殖户刘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养了几百只梅花鹿,春节前才拿到生产销售许可证,但现在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养殖场可能会面临关停转产。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双阳是我国第一大梅花鹿养殖基地,人工饲养在清朝雍正初期就开始了。这里有世界上第一个通过人工培育定型的优良梅花鹿品种,现在当地有1.2万养殖户,从业人员10万人,年产值22亿元左右。

他很不解,梅花鹿纯属人工驯养,“为何要按野生处理?”

吴坤明也有同样的疑惑,国内养蛇已经有很长时间,养殖已经完全规范,蛇的防疫、检疫他们都做,“我们还有正规养殖证书,怎么就算野生的,不让养了呢?”

野生和驯养的边界在哪?明明是驯养的动物为何要按野生动物来处理?这些盘绕在养殖户们心中的疑问,也是在这一次“野味禁食风波”中需要被尽快厘清的。

遗憾的是,现行法律和政策都还没有明确说明。“从管理上,国内目前没有任何技术来区分驯养繁殖动物与野生动物,一般执法中不对二者的保护等级作出区分。”曾参与过有关司法解释修改的北京市森林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刘文姝曾在一个沙龙上说。

对野生动物缺乏明确定义,这是当前的症结所在。”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研究员胡慧建也表示,“任何与管理和法律法规相关条款不明确的定义极易造成理解偏差,而在实际管理中造成混乱”。

他认为,现有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并没有考虑到将野生动物与人工繁殖动物区分,从而导致在法律实施和保护管理中,野生动物概念泛化,认为只要是家禽家畜之外的动物皆为野生动物,“人工繁殖成功的物种,不应该再称为野生动物,而是人工繁育动物。

现在水生产品划分已经清晰,而陆生野生动物禁食名单却还迟迟没有出来,养殖户们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 吴坤明的蛇养殖场内部

吴坤明每天都数着日子,惊蛰刚过,他的焦虑又增加了一层。

惊蛰之后,气温回暖,他的4000多条蛇也即将从冬眠中苏醒、产卵,这意味着饲养投入也要大大增加。但这些投入最终会不会打水漂?

“大家在等待国家政策的最终出台,”某竹鼠信息平台负责人表示,“为什么要说‘等’,就是因为24号的决定,并没有一刀切的概念,从这里看出,还是有一丝希望。”

03

“野生动物禁食”风波之后,

餐饮人要注意什么? 

疫情下的“野生动物禁食”风波,让很多餐饮人染上双重焦虑。

王国辉表示:“我们非常支持国家禁吃野生动物,但是我希望能分开养殖和野生,人民喜欢吃,养殖户也能因为养蛇而脱贫,而疫情也与蛇无关,不该被一刀切。”做蛇是他从事了一辈子的事业,现在企业2000多名员工等着复工,他至今都无法做最坏的打算,他说“很难接受这个。”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 王国辉与广大蛇养殖者的呼吁与诉求

不管是餐饮人、还是养殖户,在自己的事业上投入了巨大的心力和资金,如果真被一刀切断,打击和损伤无疑巨大。

但无论是亲历其中的特色餐厅餐饮人,还是与“野味”无关的餐饮人,都该从这次“野生动物禁食”风波中吸取教训在食材健康安全把控、供应链规范合法化、菜单菜品设置,甚至是内部人员管理上提出更为严苛的要求。

水产名录公布之后,牛蛙、甲鱼产业从业者吃了一颗定心丸。蛙来哒虽然受疫情和风波影响损失惨重,但罗清表示这次可以算是因祸得福,“不管是养殖层面还是消费层面,对于牛蛙市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罗清表示,牛蛙被“正名”之后,将更利于上游养殖端的规范化、合法化,蛙来哒也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关注和推进上游养殖的生态化、无害化中,加大对产品本身对食品安全保障,推动整个产业链向更良性的方向发展。

“我们还是会坚持单品策略,中餐标准化难度比较高,我觉得还是需要聚焦才有可能实现大规模连锁。但是我们会更考虑如何让这个品类做得更安全。”罗清说。

数百万从业者共同呼吁:请给养殖蛇竹鼠鳄鱼一条活路!

蛙小侠品牌负责人迟昆表示,“野生动物禁食”风波让大家更加警醒,蛙小侠之后会进一步加快自有生态牛蛙养殖基地的发展,通过规范养殖技术、生态污水处理、食品安全管控来打造创新型牛蛙生态养殖链条,建立输出牛蛙品类养殖新的产业化标准。

而在产品结构上,蛙小侠去年已经推出“沸腾石锅”产品系列,牛蛙依然作为主打产品,但其在菜单中占比已不到30%,建立品类壁垒的同时,分散单品可能存在的风险。经过这次风波,更加坚定了要将产品“多样化”、“丰富化”发展。

一位甲鱼老板也表示,对于甲鱼商家而言,这次虽然是虚惊一场,但给大家敲响了警钟。甲鱼目前正在走向大众化,之后他们将在品牌层面重点聚焦“生态甲鱼”的推广和宣传,并在甲鱼养殖和健康检疫规范上继续加强管控,推动甲鱼产业往更大规模发展。

总 结

滥食野生动物给人类生命安全带了极大威胁,野生动物应该被严厉禁食。该禁的必须禁,但该松绑的绝不能一刀切!蛇类、鳄鱼、竹鼠、梅花鹿等陆生动物产业从业者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充分考虑、权衡产业链上的养殖户、商家、消费者需求因素,在厘清野生动物范畴上进一步明确相关标准,科学制定禁食范围,既严守安全底线,又避免矫枉过正。

而风波过后,餐饮人也要积极吸取教训,食品健康、安全是餐厅和企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必须得到极大重视。红餐网也在此呼吁餐饮人,拒绝野味,对餐厅负责、对消费者生命健康安全负责!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